敘利亞問題成為打破美歐封鎖與孤立的突破口

當地時間7月19日,總統普京與伊朗總統萊希、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伊朗首都德黑蘭舉行三方會談,就在阿斯塔納進程框架下解決敘利亞問題交換意見。會後,三國發表聯合聲明,重申對敘利亞主權、獨立和領土完整的承諾,反對一切以打擊恐怖主義為藉口在敘利亞領土上製造新事實的企圖。

俄烏衝突爆發後,在敘利亞問題上的立場出現一些變化。有傳言稱,從敘利亞抽調了駐防當地的軍事人員,甚至還動員敘利亞軍事人員前往俄烏衝突地區參戰。在美國總統拜登訪問中東後,敘利亞也成了拓展與中東國家關係的重要橋梁。

對於而言,敘利亞具有重要的意義。介入敘利亞危機,是維護地緣政治安全的重要手段。2015年9月,宣佈出兵敘利亞,重要的訴求之一就是打擊和遏制在當地肆虐的極端組織和恐怖組織。認為,敘利亞和其他中東地區的恐怖組織,如果無法受到遏制,將會蔓延到南部周邊的高加索和中亞地區,進而對國家安全環境帶來巨大衝擊。因此,維護與敘利亞政府的友好關係,幫助維持敘利亞政局穩定,成了在中東的重要戰略關切。

2022年,俄烏衝突爆發後,敘利亞也成了打破美國和西方封鎖與孤立的重要方向。

首先,敘利亞問題是、土耳其和伊朗的合作紐帶,也是三國開啟高層信任,拓展合作空間的重要根基。

在2011年敘利亞危機爆發後,土耳其一直支援敘利亞武裝,力圖在敘利亞北部建立由土耳其主導的敘利亞控制區。但是,敘利亞北部同樣也是敘利亞庫爾德人的家鄉,當地的庫爾德武裝長期與土耳其南部庫爾德武裝關係緊密,因此,被土耳其視為緊迫的周邊威脅。在過去幾個月裏,土耳其一直威脅將直接出兵敘利亞北部,攻擊當地的敘利亞庫爾德民兵武裝。但是,土耳其直接出兵,將會惡化敘利亞國內安全局勢,刺激敘利亞政府的神經。

當前敘利亞政府軍和武裝,仍然在敘利亞西北部伊德利卜省對峙。儘管在和土耳其的干預下,零星衝突未能升級為大規模戰爭,但是,敘利亞政府仍然時刻關注當地局勢,誓言“解放”所有敘利亞領土。尤其是在敘利亞政府的語境中,將土耳其描述為“侵略者”,一旦土耳其大規模入境敘利亞北部,必然激起敘利亞政府的強烈反彈,很可能會促使當地衝突升級。因此,敘利亞問題成了支援敘利亞政府的、伊朗,同支援的土耳其之間展開對話的重要議題。

事實上,、土耳其和伊朗,在敘利亞問題上已成立處理敘利亞安全問題的“阿斯塔納機制”。正是由於敘利亞問題,使得俄土伊三國關係日益緊密。和土耳其在敘利亞問題上曾經一度劍拔弩張,伊朗和土耳其也曾經相互抨擊。但是隨著磋商機制的建立,三國逐漸凝聚共識,在2019年後共同致力於維護敘利亞局勢的穩定,孤立敘利亞政府和團體構建政治和平進程。俄土伊三國的政治互信,也不斷增強。

其次,敘利亞問題不僅涉及、土耳其和伊朗三方,也可成為三方反對國際霸權主義和單邊主義的重要平臺。

在某種程度上,敘利亞危機可以被歸結為美國地區干涉主義和霸權主義的惡果。因此,在商談敘利亞問題時,、土耳其和伊朗,都對美國在敘利亞問題上的作用,持批評和反對態度。和伊朗都認為,美國是敘利亞危機爆發的外部推手,也是解決敘利亞問題的重要外部障礙;土耳其也要求美國從敘利亞撤軍。

在國際層面,和伊朗,都受到美國的制裁和封鎖。2022年,俄烏衝突爆發後,已成受美國制裁最多的國家;伊朗儘管在2015年同包括美國在內的伊朗核問題有關各方簽署了“伊朗核協議”,但是2018年後美國單方面退出協議並對伊朗展開了大規模制裁措施;土耳其儘管也是美國主導的“北大西洋公約”成員國,但是近些年來同美國矛盾不斷,反對美國的霸權主義政策。俄土伊三國在敘利亞問題上的磋商機制,可能會逐漸拓展為三國交流和互動的政治機制,議題也可能會進一步拓展,機制規模也可能進一步擴大。

敘利亞問題是中東戰略的重要抓手,同時也成了打破美國和歐洲封鎖與孤立,發展同中東國家友好關係與務實合作的重要突破口。

關於我們 刊登廣告 聯繫方式 本站地圖 對外服務: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